当前位置: 东恒HK小说 > 都市言情 > 我上我真行 >

第一百八十章 闲得无聊唱首歌

第一百八十章 闲得无聊唱首歌

奈何笑忘川 直达底部

    白添很郁闷。

    但郁闷是没用的。

    他还是的得好好拍戏才有机会反超张鸿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其实他这部电影是成功的。

    十多亿票房,投资八千万,收益已经很完美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不缺投资的原因——他拍电影以来,还没亏本过一部电影。

    不过张鸿来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不是当监工看他替自己赚钱,而是偷学。

    是的,就跟当初在洛城影视城找李华偷学一样,这次他来的目的也是想看看白添这种真·大佬的拍摄现场是什么样的,好回去照葫芦画瓢。

    这部分是少有的无绿幕外景。

    讲的是官方发现外星人踪迹,于是派主角小队来这里调查的事情。

    地点位于山里的一个山谷中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走了差不多快三个小时。

    这场戏白添为了表现出紧张感跟悬疑感,所以选的是夜晚拍摄。

    在山谷中的一片空地上,剧组正紧张有序的行动着。

    “灯光组!准备如何?”

    “OK!”

    “采音组!”

    “OK!”

    “道具组!”

    “OK!”

    “摄影组呢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摄影组?!”

    “额......我们这边还需要一点点时间......”

    “五分钟够不够!”

    “副导演,五分钟可能......”

    “五分钟!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

    “就五分钟!五分钟后开拍!”

    “好的......”

    看着剧组紧张却不乱的准备工作,白添笑道:“怎么样,我们这里够专业吧?”

    他都想问一句“我剧组跟你剧组哪个更强”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文无第一武无第二,他虽然这次票房输了,可他不服!

    这玩意儿也不能服,服了就没心气儿了。

    不过该佩服还是要佩服的。

    张鸿挠挠脸,“这个......确实够专业。”

    实际上他内心的想法只有一个——就这?

    他剧组可没这么紧张过。

    那群山寨头领看上去一个个奇奇怪怪,可做起事情来稳稳当当。

    张鸿还从没在自己剧组里见过这种高压下的状态。

    以前他还不觉得什么,现在这一对比......

    莫非其实自己剧组哪怕跟这种一线大导演的剧组相比也特别专业?

    他虽然说“够专业”,但白添已经从他的语气跟表情上看出他的不在意了。

    暗暗啧了一声,白添解释道:“其实吧......我听说老弟你那剧组是你专用的,我们不同,正常来说剧组都是现找来然后磨合的。”

    张鸿点头。“我懂。”

    白添心情越发不爽,只好道:“那什么,我先去给演员讲戏,你们随意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哈!”

    白添回头,给了张鸿个疑惑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,咱这儿有吉他吗?我闲着我聊,想打发打发时间。”

    白添无语。

    “给他找把吉他。”

    吩咐完副导演,他对张鸿道:“老弟,弹的时候麻烦走远点儿,我这还要拍片儿。”

    “OK~”

    张鸿抱着吉他滚远了。

    他找了片小树林里的空地,随意坐到一根倒着的树干上,轻轻弹起了其他。

    月明星稀,视线倒也算清楚。

    主要吧,是寂寞了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今天刚好是他穿越一年半的时间。

    再加上鸿哥压力大,他就随便弹首歌解压。

    随手拨弄琴弦,歌声脱口而出:

    “假如我年少有为不自卑~懂得什么是珍贵~

    那些美梦~没给你我一生一愧......”

    哼哼唱唱,半首歌就这么哼完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他曲风一变,又开始哼唱起另一首歌:

    “我的一半人生~飘荡就像只风筝~

    如果命运是风~什么又是我的绳......”

    半首歌还没唱完,他就唱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也许到了夜深人静一个人的时候,人们总是会开始回望过去变得悲伤。

    可能是他前世听网抑云听多了吧。

    他打算再来首《阴天快乐》跟《你不是真正的快乐》。

    不过忽然响起的女人声音却打断了他的思路:

    “为什么唱这种歌。”

    张鸿抬头,林慕清斜靠在不远处的树旁。

    她一只脚朝后踩在树干上,双手环抱,整张脸都藏在阴影里。

    张鸿看不清她的表情。

    随手拨弄了几下琴弦,张鸿若无其事道:“因为跟我挺像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怀念青春,还有张璐瑶,那我建议你唱《那些年》。”她的声音平静的如同毫无波动的湖面。

    “张璐瑶是谁?”张鸿疑惑道,“还有你从哪儿听说过《那些年》的?”

    这歌是他前世的歌,这黑长直怎么知道?

    黑长直声音依旧平静,“你以前唱过的,你忘了?就那个综艺节目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张鸿疑惑,“有吗?”

    “有的。”黑长直笃定。

    那可能自己真唱过吧,张鸿也忘了。

    “行吧。”

    他随即弹唱起了《那些年》。

    这首歌可是他的绝中绝!

    他一直是个怂货,前世尤其怂!

    怂到跟哥们去KTV唱这首歌,边唱边喝,结果把自己给特么唱哭了都!

    唱完之后他兴致全无。

    本来是打发时间的,结果唱完之后更“抑郁”了可还行?

    气氛陷入诡异的沉默。

    张鸿有一下没一下拨弄着琴弦。

    林慕清藏在阴影里同样保持着沉默。

    周围只有时不时传来的风吹树叶的声音。

    时间尚未入夏,没有蝉鸣。

    天色仍未放光,没有鸟叫。

    远处片场的嘈杂朦朦胧胧听不真切。

    张鸿坐立难安。

    半晌,他开口道:“要不咱回......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甜蜜一点的轻松歌曲?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

    被打断的张鸿想了想,答道:“有吧。”

    “唱一首吧,我想听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嗯。”

    琴弦拨弄间,一首《简单爱》已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身为“洛城小周董”,这首歌当然也是他的绝中绝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气氛不对,而且他也没尝试过什么简简单单的甜蜜恋爱。

    这首歌,唱的没味道。

    身为“洛城小Eason”,他还是更适合唱《你的背包》、《阴天快乐》、《爱情呼叫转移》、《孤独患者》之类的歌。

    毕竟他文艺又苦情。

    嗯,虽然都是自己给自己的烦恼。

    过了不知道多久,也许只是几秒钟。

    林慕清幽幽道:“这首歌,感觉没味道。”

    张鸿耸耸肩,“毕竟纯靠想象,我怎么可能唱的出味道。”

    不然呢?让他去唱李玖哲的歌呗。

    那真是舔狗卑微到闻者伤心听者流泪。

    不过张鸿听他的歌只想笑。

    他又没当过舔狗备胎。

    正所谓“只要不谈恋爱,就不会被甩”。

    舔狗备胎的心态,张鸿同样没有体会过。

    “嗯......”林慕清忽然朝月光下迈出一步,“那你想不想......”

    “张导!不好了张导!”

    林慕清缩回了阴影中。

    张鸿回头,只看见剧组一个副导演飞奔着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山里夜晚这么冷,他愣是跑出满头大汗还喘个不停。

    张鸿疑惑起身,“咋了这是?”

    “张导!您快去劝劝白导吧!他要杀人啦!”

    张鸿歪头:“啊?”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Copyright © 2010-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